搜索
 
 

结果按:
 


Rechercher 高级搜索

关键词

本月最活跃发帖人


永 恒 的 雕 像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永 恒 的 雕 像

帖子 由 蓦然回首 于 2015-01-28, 20:13

永恒的雕像  
在1950年12月的朝鲜战场上,27军80师242团第5连,除一名掉队者和一个通讯员,全连设伏准备攻歼美7师第31团。待战斗打响后,该连无一人站起,打扫战场时发现,全连干部、战士成战斗队形全部冻死在阵地上,遗体无任何伤痕与血迹。
这是一场发生在朝鲜战场上没有打响的伏击战,它没有被写入祖国的英雄史册。
     
1950年冬季,一个连的志愿军战士身着单衣,保持着战斗队形,全部冻死在北朝鲜零下30度的阻击阵地上。夹着烟的手在微微颤抖,眼睛里凝固了几十年不散的硝烟。那硝烟不会散去,因为它弥漫在50年前北朝鲜那零下30度的冬天,永远凝固在那场没有打响的阻击阵地上。
     
我想告诉你们,我们没有放走敌人,没有,因为敌人的灵魂在我们凝固的眼神前已经死亡。我还想告诉你,敌人没有从我们眼前溜走,他们在我们岿然的战斗姿态面前睁着失魂落魄的眼睛战抖着跪了下来。
——我们是永恒的雕像。
     
漫天的大雪,和着风的呜咽将我们覆盖,将我们瞄准敌人的影子,永远定格在阵地上。
——我们是永恒的雕像。
     
只穿着胶底鞋和单薄的衣装,坚守在阵地上,坚守在零下30度的阵地上。空气仿佛冻僵了,但我们不冷,不冷。因为我们的身后,就是刚刚我们无数战友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国土。我们不能,也不可能让敌人坦克的履带再来把她碾压。虽然,我凝固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的遗憾,因为,我眼睁睁的看着敌人战战兢兢的开来,却怎么也扣不动手中的扳机!我眼中带着深深的不舍,我看到战友们静静地凝视着敌人,却不能和他们一起,一起拔出刺刀,刺进敌人的心脏!此刻,我微弱跳动的心里只有一个最后的愿望,就是我在凝固之前,将我的衣衫脱下来送给我的战友穿上,给他们披上哪怕是一点点的温暖,我要他们帮我把写给我娘和我那刚过门的媳妇的信寄出去。不过,千万别告诉她们,别告诉她们,我眼睁睁地看到敌人,却没有能够扣动扳机。我要战友们告诉她们,我和你们一起挡住了通向祖国的敌人;告诉他们,我和我的战友们,用雕像一样的身躯,挡住了躲在坦克里的敌人。但是,我已经说不出来了,说不出来了,我多想娘,多想爹,多想捧着媳妇给我端来的那热腾腾的糊糊面!我多想,和战友们带着满袖的军功章淹没在乡亲们的花海中!但,我就这样凝固了。我看见被兄弟部队打得狼狈不堪的敌人一路胆战心惊的走来,但我却凝固在这里……虽然我微弱的心跳此时又激动起来,但是我的身躯却凝固在这里!
   
啊,为什么全连没有一点动静?难道连长还要把敌人放得再近一些?但敌人已经近在眼前,近在眼前!我多想马上冲出去,但是,我凝固成了一个雕像!突然,我看到一个雪峰在蠕动。缓缓中,一个战友站起了僵硬的身躯,他以冲锋的身姿站了起来,枪口对准敌人!冰冻住了他腿上的肉,但是他从冰雪的坑中毅然拔出只剩白骨的腿,一步一步地迈向敌人,一步一步,冲向敌人……我的战友!
     
1950年,远东的冬天你记住,1950年,世界的冬天,你记住,一个号称当今世界最强大的帝国的侵略者们,在一群被冰雪凝固成雕像的战士们的面前,发抖、崩溃了。他们,向我们无畏的战士,向这群神圣的雕像跪地祷告。而站在这群雕像最前边的,是那个迈着只剩白骨的腿、正在冲锋的战士。
     
冰雪,轻轻地搂着我们,是怕我们战斗的姿态倒下!雪,徐徐地下着,是怕这世界上最震撼的群雕融化。风哭泣着,奔号着,它要告诉祖国的亲人和焦急等待的首长:
     
我们没有辜负祖国人民赋予我们的伟大使命,伟大使命!
为和平,我们凝固。
——我们是保卫和平的永恒的雕像!
avatar
蓦然回首

帖子数 : 1230
注册日期 : 14-04-24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